危险公车


时间:2021/1/19 1:23:06

又到了烦人的下班及放学时间了。经验老道的我,只要一听到第八节的下课钟响起,我就会跟简单的跟几个要好同学道再见,并背起包包迅速的往公车站牌行去,因为只要到了这下课时间,通常公车站牌前都是一堆人,如果不抢先排到前面住置,那可就很难在公车上找到座位啰! 今天我抢到前面的第四个位置,内心不禁要暗自欣喜,因为自己回家这段路足足有30分钟之久,如果沒有位置可坐的话,在车上可是会被挤到想晕呢!虽然说有些时候有些人会插队,不过依现在的情况,在怎么倒楣也不可能轮到自己沒位置坐啊。想到这里内心不禁又更加高兴。

公车终于来了,而且幸运的是今天公车沒有开过头,要不然可能又要被插队了,不过等我上了公车,才发现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,一眼望去,车上所有的座位都坐着人,里面还一堆拉着手环的人往自己看。唉~~真是白费了一番苦心,无奈的我只能走到公车内中间的位置站。

公车发动后,车内整个是挤个水洩不通。幸好公车走沒多久就停了一站,站在车尾的好几个人也刚好要下车,看来他们应该是一群朋友吧!他们下了车后,我无疑是最大的收益着,因为我本来就站在楼梯口,他们走后所留下的位置刚好可以让我坐,虽然只有一个,不过因为我站在最前面,所以在怎么说那个位置也是由我来坐。 不过就当我为了保持淑女形象缓步往车尾那个座位移去时,一个人突然从身后撞了我一下,在我差点跌到的时候,那个人已超越我,抢先坐上了那个空着的位置。 看到这样无礼的人,内心真是起了一股无名怒火,由其看他装做若无其事的表情,不知那来的勇气直想过去找他理论。就在这时后面又有人轻轻撞了自己一下,自己已有点不高兴的转身,才发现原来前面又被挤满了。

这部公车是属新式的,中间及前面都有个车门,中间的门是让乘客下车,前面的门是让乘客上车的,又逢下班时间,虽刚有一堆人下车,但马上又有一堆乘客从前门上来,至使原本站在前面的人不得不往后退。 我就这样被挤到公车的最后头,看着坐在原本应属于自己坐位上的那名少年,自己怒目瞪了他一下后,就別过头去了。別过头时,隐约可以看见他在笑,内心更是觉的火大。此时大腿感觉到一下又一下的轻触,不经往下瞧去,只见那少年不知何时载上耳机,交叉双手抖动的身体,使得他的手肘不停触碰到我大腿前侧。 看他这副贼兮兮的模样,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故意吃我豆腐的,我毫不客气就从他的手打了下去,这一下惊动了附近的人,不禁往这里瞧来,而我也毫不客气的道:「你幹嘛一直故意摸我!」

那少年可能是音乐开得太大声了,似乎不知道我讲些什么,只是很不高兴的朝我道:「妳幹嘛打人啦!」不过当看见大家异样的眼光后,他不知觉的脸红起来,不过他却是厚脸皮的狠狠的回瞪了那些看他的人,还边道:「看什么看,沒看过啊!」那些人也不禁全都把头转回去了。 只见他一付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,心想总算是出了一气,被当色狼都还不知道。那少年看我不理他,就別过头去负气的望向窗外,不在往自己这边瞧。

看到这一幕真是大快人心啊,此时自己也望着窗外的电动看板瞧。此段路不知为何特別塞,不是道路施工,就是前方有车祸吧!想到不知又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回到家,心里又是一阵无奈。 此时背后传来一阵推挤,心想应该是有人要下车吧!自己便往椅子靠过去,好让身后的人过去,不过后面那人却在也沒有其它的动作,就这样挤贴着自己背后,自己这时不禁觉得奇怪,刚想回头去看时,背后的人已经开始有了动作了。 自己感觉到后面有个硬硬的东西,一直挤着自己的臀部,因为今天是着制服,所以自己现在是穿着裙子,裙子长度刚好碰到膝盖,算是学校所规定的及格边缘,也因为穿裙子比裤子薄的缘故,身后硬物的感觉特別明显,而且这感觉越来越是强烈,就算在迟钝的女生,也该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。 内心终于意识到自己当真是碰到了『公车色狼』了。记得不知道是谁跟我讲的,当碰到这种事,妳只要大胆一点,那『色狼』就会知难而退了。

自己平时虽满文静的,但对于这种事自己可不能在沒有动作,因为色狼就是专找那种文静的女生下手的。 右手正扶着椅被上的手把,以保持自己的平衡,所以我打算用左手去拨开那丑陋的东西,顺便给那讨厌的东西一拳,不过当左手向后伸去时,自己的手反被后面的人压到自己背上,这样一来自己不但无法转头过去看后面的人,自己背在左肩的书包也刚好遮住了他那丑陋的行为。 刚想出声喊叫,就感到背部有个尖锐的东西刺在自己背上。这无疑就是危胁嘛,不得不暗骂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,这次碰到的『色狼』,想必是经验老道,连一点自救的机会都沒有。虽然不相信自己要是叫出声来,他就会刺伤自己,但自己也不愿用身命去赌那不无可能的事。

因为自己面向窗户这边,所以他才不敢把手伸到自己身前来。不过他站在自己身后,这个姿势对自己也是无比的危险,加上自己左肩背着书包,他对自己腰部以下的任何举动,根本就沒人会发现。 果然他还是稍微掀开了自己的裙子,幸好他沒有将自己的内裤脱去,可以感觉到他的手,延着自己臀部往下滑,并穿过自己两腿之间,用其骯髒的手指隔着内裤拂拭自己的少女禁地,不过就在这时我才想起今天是危险期,所以一早出们自己就用了晚险期的必需品,现在他一定也发现了吧!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,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,该死的色狼,拨开了自己的内裤,冰冷的手指,无情的在禁地外来回抚拭。真想不透男人为何会为这种事感到兴奋,现在只感觉无比的厌恶及倒楣,这种事怎会让自己给碰上了。

这身后的大色狼,也顺着公车的摆动,顶着自己的股沟,不停的摩擦,可以感觉到他背后的动作和他抚弄自己少女禁地的手微妙的配合着。这时才清楚感觉出,那男子的『弟弟』还在裤子里,不得不开始祈祷希望他不要拿出来,不然要是真的『发洩』了,自己的衣服可真的完蛋了。 听那急促的唿吸声,他似乎感到很舒服吧,自己真得是有点搞不懂这有什么好舒服的,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的动作。 「啊~」不自觉叫出声后,自己急忙闭上嘴。身后这恶魔竟把手指伸进自己的阴道内,那强烈的冰冷感,使自己一时间不禁叫出声来。

这时身后的人忽然对着自己的耳背哈气,使自己更加感到不适。接着便在自己身朵旁轻轻道:「沒想到明华女中的校花还是个处女咧!」说完手指更加用力的在自己的下面抚弄。 听完他的话自己不禁错愕,他怎么会认识我!当这个疑问在心里迴绕后,自己更加沒有勇气转过头去,深怕在自己后面的,就是自己所认识的『熟人』,那时可就无比尬尴了。 此时下体虽说不上痛,但也不会觉得多么舒服。「嘿!妳一定是很少自慰吧!被我弄了那么久还沒溼的,果然好学生就是不一样。」

听他这样讲真的是又羞又气,自己对这方面多少也有点了解,自己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兴奋舒服,怎么会有那『人体正常现象』呢自己又不是妓女。不过自己也沒打算回话,在还沒到最后关头,沒必要和他赌性命。 幸亏他还有点良知,至始至终都沒有触碰自己的『那一层膜』。自己内心还真有点害怕,被这骯髒的手指夺去初贞。不过他也越来越是过份,后面顶在自己股沟上的『弟弟』,越顶越是大力,穿插自己阴部的手也就更着越是大力,不时还弄痛了自己。 「哈哈!妳终于动情了,也流出水来了,果然女人都是一样X。」听他这污言秽语,自己又再度陷入羞愤交加情境,自己明明一点也不舒服,而且还觉得极度的不自在,更何况现在又是在公车上被强迫,那可能会动情,自己下体纯粹是自然反应,他…他这分明就是强迫中奖嘛!

又经过了几分钟,他似乎也发现了,自己对他所谓的『爱抚』毫无反应。 「不得不承认,妳得内心非常的纯净无暇,不过妳千万別以为我对妳就束手无策哦!」 完全无法理解他这句话的含意,满不在乎的内心也为之一愣。他突然抽出在自己阴部的手指,几秒后又伸了进去,自己可以感觉出他是用食指和姆指进入,而且隐约有个东西也跟着他的手指进入自己的阴道。 这时自己不禁有些害怕,『难不成,他要夺走自己的处女吗』内心真得整个慌了,自己是否该不该出声喊救命了。

就在自己犹豫不决时,那跟着身后色狼手指进入自己阴道的东西,被他给弄破了,自己可以感觉从那里面流出了很多液体,知道不是自己所想,内心暗吁了一口气。 「妳定力还真够啊,不过待会妳就知道惨了!」他说完后,伸了舌头添了自己耳背一下。又继续他的动作。 不过这次他抚弄自己阴部的动作和之前不同,他伸进二根手指,来回不停的在自己左右二边的阴道壁摩擦。原先自己还害怕他有什么不一样的举动咧,原来只是吓自己的。

他的动作持续约一分钟后,自己下体渐渐有了感觉,唿吸也跟着急促起来。怎…怎么会呢自己不应该这样的。想到自己竟然在被强迫下还会有这样的反应,不禁暗怪自己的不知羞耻。 「嘿嘿!我们的校花终于有反应了吧!」话才一说完,手指已寻到了自己的阴蒂,并抚弄了起来。 这时自己才醒觉,原来是他搞的鬼。

不知道他在自己那里放了什么药,使自己现在对他的攻势有点难以招架了。平时不该如此敏感的下体,此时只经他稍稍一轻触,自己就能不住的呻吟,幸好自己紧咬着下唇,使自己不至于当众出糗。 但如果不盡快想点办法,事情可能会越来越遭。 「啊!好舒服啊!妳的阴蒂还真小,是不是很不舒啊,我也很舒服,待会我们一起升天吧!」一边讲话一边还不时用他的下体侵犯自己的股沟。此时听他讲这些话,自己虽仍是气愤,但又多了一阵昏眩的感觉,使自己有种照他意思走的感觉,忙提起精神,以免真得被他得逞。 这到底是什么药,怎么会如此强烈,在这样下去自己也不能确定,自己能否撑得下去了。身后的『色狼』全然不给自己恢復意志的时间,对自己下体又是一阵连环攻击,食指及姆指夹着自己的阴蒂玩弄,別外二指则伸进自己的阴道犹如弹琴般,上下挑弄。 好难受,跟着他的摇晃使自己更加神智不清。下体传来的切实感觉,使自己虽能克制不当众出糗,但却觉得那样的动作越来越是舒服,自己阴核附近地带似乎在这瞬间全都成了性感带,身后的『色狼』手指随意一碰,自己都感觉舒服无比。 此时身后的『色狼』更加大胆弄舔自己的耳朵,耳朵虽被舔的湿湿黏黏的,但被舔弄时,一阵一阵的快意勐烈的袭上心头,意志力也显得越来越为薄弱了。 似乎是查觉到这点,身后的男子竟然毫不考虑的拔出他的『老二』,就要往自己两腿间放,自己此时脑袋瞬间清醒,扭动了一下身体,想避开他这个举动,或许是他发现我的动作过大,又或者是他知道我个子比他矮,他想从身后进入我体内是不可能的事吧!总之他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但他并沒有放弃侵犯自己的举动,当他将自己的『老二』,透过自己内裤的细缝,并挤在自己双股之间后,就开始了动作不算小的上下摇动。 自己可以感觉他的『弟弟』及其湿滑,在自己双股间摩擦,一点也不受阻碍,而他的手此时正完全佔领我的阴核,也跟着大力的抖动,自己腰部也跟着他前后的前后的晃动。 这样的抖动传来的震撼,是一波比一波强烈。意志还有一点清醒,不禁暗自羞愧的想着,他这样大的动作难道不怕被別人知道吗不过这份羞耻感,在他几下的摇动、抚弄后,自己已出现神智迷濛的状态。 自己隐约可以感觉自己那细如呅吶的呻吟,及急促的唿吸声。意识里明明要自己不要屈服,但自己显然是败给那不知名的药物,及身后丑陋男人技巧。 「虽然我沒能插入你的阴道,但我现在可以感觉我的大肉棒正在妳阴道里穿插,妳是不是被我搞得很爽啊!」

如此不堪入耳的言语,对此时的自己似乎就像是催眶咒语般,只能顺从的像后倒在那不知名男子的怀里,并在其怀里摇晃。这样的紧紧的靠在一起,使得他只要稍微一动,自己也跟着他动,彼此间的接触也更加紧密。 「沒想到妳的阴道那么紧,好紧!好舒服啊,妳也跟着我一起动吧!」剧烈的摇动全然不怕让別人查觉。在意志如此薄弱的情况下,他的话语好像幻化成影像一般,虽想起身反抗,但身体此时全然使不上力来,自己矇眬的感觉着现在好像真得被人强姦着,无情的强姦着。 「好舒服!好舒服啊!我的大肉棒已经深入妳的子宫了,好紧啊,来在多深入一点。」 感觉像是真得被深入了子宫,自己意识矇眬,只能以轻如呅吶的声音,呻吟着:「…嗯……不要…不要…」话语间也不时夹杂着舒畅的呻吟。 身体仍旧是感觉不停的摇晃着。

上一篇:人人骑人妻 下一篇:幹了网友一星期